尤利西斯-精装版(全两册)

节选

[

**部 仪表堂堂、结实丰满的壮鹿马利根从楼梯口走了上来。他端着一碗肥皂水,碗上十字交叉,架着一面镜子和一把剃刀。他披一件黄色梳妆袍,没有系腰带,袍子被清晨的微风轻轻托起,在他身后飘着。他把碗捧得高高的,口中念念有词:

——Introibo ad altare Dei.拉丁文:“我登上天主的圣坛。”这是天主教神父主持弥撒开场用语。

他站住了,低头望着幽暗的盘旋式楼梯,粗鲁地喊道:

——上来,啃奇!上来吧,你这个怕人的耶稣会修士!耶稣会是天主教内以治学严谨闻名的修士会。根据乔伊斯另一小说《艺术家青年时期写照》(即《一个青年艺术家的肖像》,以下简称《写照》),斯蒂汾自幼在耶稣会办的学校上学。

他庄严地跨步向前,登上圆形的炮座,环顾四周,神色凝重地对塔楼、周围的田野和正在苏醒过来的群山作了三次祝福。这时他看见了斯蒂汾·代达勒斯,便朝他弯下身去,迅速地在空中画了几个十字,同时一面摇晃着脑袋,一面在喉咙里发出嘟嘟哝哝的声音。斯蒂汾·代达勒斯瞌睡未醒,心情不大畅快,扶着楼梯口的栏杆,冷冷地望着那张摇头晃脑嘟嘟哝哝为他祈祷的马脸,望着那一头并未剃度的淡黄头发,头发的纹路和色调都和浅色橡木相似。

壮鹿马利根掀起镜子,往碗里窥看了一眼,又麻利地盖好。

——回营!他厉声喝道。

然后他又用布道者的腔调说:

——啊,亲爱的人们,这是地道的基督女:肉体与灵魂,血液与创伤。耶稣临终前在*后晚餐席上给他的十二门徒分面包传酒时曾说,这就是他的身体和血液;天主教圣餐仪式中均重复此语以示圣餐所用的面饼与酒即圣体的一部分。马利根将基督名称Christ加词尾变成一个女人名字似的词christine,可能与本书第十五章描写的亵渎基督的“黑弥撒”(以裸女为祭坛)有联系。请奏缓乐。请闭上眼睛,先生们。稍候。白血球略有问题。全体肃静!

他侧过脸去瞅着天空,吹了一声打招呼的口哨,缓慢而悠长,然后凝神听着回音,露出一口雪白整齐的牙齿,白牙中间这里那里还有一些金点在闪闪放光。金口的人。宁静的晨空中,传来两声尖锐有力的啸鸣回答了他。

——谢谢,老伙计,他兴致勃勃地说。很不赖。关上电门吧,劳驾!

他跳下炮座,一面将梳妆袍的下摆收拢来裹住双腿,一面向观看他的人投去严肃的眼光。阴影中的丰腴脸膛,阴沉沉的鸭蛋形下颚,都使人想起中古时期一位庇护艺术的高级教士。他的嘴边浮起了一片和蔼可亲的笑容。

——绝大的讽刺!他欢快地说。你的姓名荒谬得很,古希腊人!”代达勒斯由希腊姓氏“代达罗斯”略作变动而成,古希腊传说中的代达罗斯是*著名的巧匠,曾制造双翼粘在身上飞出囚宫。

他以友好的开玩笑姿态指了指,哈哈笑着转身走向护墙。斯蒂汾·代达勒斯跨上楼顶,困不滋滋地跟在他后面走了几步,在炮座的边沿上坐了下来,同时继续望着他,看他把镜子支在护墙边沿上,把刷子伸进碗里蘸一下,然后把脸颊和脖子都涂上皂沫。

壮鹿马利根的欢快的声音接着又说。

——我的姓名也是荒谬的。玛拉基·马利根,两个扬抑抑格的音步。倒是有一点希腊韵味,是不是?跳跳蹦蹦,高高兴兴,正是壮鹿的意思。马利根的本名是“玛拉基”;“壮鹿”是他的绰号,原文为Buck,泛指公鹿、公山羊等雄性动物。咱们俩得到雅典去。怎么样,要是我能从姑妈那里挤出个二十镑来,你去吗?

他把刷子放下,兴高采烈地大声笑着说:

——去不去呀?这个半生不熟的耶稣会修士!

他住了嘴,仔细地刮起脸来。

——你告诉我,马利根,斯蒂汾安静地说。

——告诉什么,宝贝儿?

——海因斯还要在这个碉楼里住多久?

壮鹿马利根从右肩上露出已经刮干净的那一边脸颊。

——天主呵,他实在讨厌,是吧?他坦率地说。笨重的英国佬。他认为你不是绅士。天主呵,这些该死的英国人,钞票多得撑破口袋,吃的多得撑破肚皮。就因为他是牛津出身。你知道吗,代达勒斯,你倒是真正的牛津风度。他弄不明白你是怎么回事。嘿,我给你取的名字*妙:啃奇,像刀刃。

他小心翼翼地刮着下巴。

——他整夜都在说胡话,闹一只什么黑豹,斯蒂汾说。他的枪套在哪儿?

——可悲的疯子!马利根说。你吓坏了吧?

——我是吓坏了,斯蒂汾加重语气说,他的恐惧情绪又上来了。黑夜在这野外,跟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在一起,还老说胡话,哼哼唧唧闹什么开枪打黑豹。你跳下水去救过人的命,我可不是英雄好汉。要是他还要在这儿住下去,我走。

壮鹿马利根瞧着剃刀上的肥皂沫皱皱眉头。他跳下来,急急忙忙地在裤子口袋里掏什么。

——讨厌!他粗声粗气地喊叫。

他走到炮座旁边,将手伸进斯蒂汾的上衣口袋里说:

——把你的鼻涕布借咱们使使,擦剃刀。

斯蒂汾听任他掏出一块又脏又皱的手帕,提着一角抖弄了一会儿。壮鹿马利根干净利落地擦好剃刀之后,端详着手帕说:

——诗人的鼻涕布!咱们的爱尔兰诗歌有了一种新的艺术色彩:鼻涕青。几乎可以尝到它的味儿了,是不是?

他又登上护墙去眺望都柏林海湾,淡淡的橡木色头发在轻轻飘动。

——天主呵!他安静地说。阿尔杰阿尔杰农·斯温伯恩把海洋叫作伟大而又温柔的母亲,可不真是!鼻涕青的大海。使人阴囊紧缩的大海。啊,代达勒斯,那些希腊人呀!我得教教你。他们的作品得读原文才行。海确是我们伟大而又温柔的母亲。过来看。

斯蒂汾站起身走到护墙边。他倚在墙上俯视水面,看到一艘邮船正驶出国王镇的港口。

——咱们的强大的母亲!壮鹿马利根说。

他那双有所探索的灰色眼睛,突然从海面上转到斯蒂汾的脸上。

——姑妈认为你母亲是你害死的,他说。所以她不许我和你来往。

——她是有人害死的,斯蒂汾阴沉沉地说。

——见鬼,啃奇,壮鹿马利根说。你母亲临终的时候要求你,你跪下不就得了?我和你一样超脱,可是你想想,你母亲用她的*后一口气求你跪下为她祈祷,你居然拒绝了。你这人有一点儿邪……

他收住话头,在另一边的脸颊上又薄薄地涂上一层皂沫。他微微翘起嘴唇,露出宽大为怀的笑容。

——可是扮相多妙啊!他喃喃自语似的说。啃奇,扮相*妙的假面哑剧演员!

他不作声了,专心一意地刮起脸来,剃刀匀称地移动着。

斯蒂汾弯起一只胳膊支在粗糙的花岗石上,手掌托着前额,目光滞留在自己那件发亮的黑上衣袖子上,盯着已经磨破的袖口。一阵痛苦,一种还不是爱情的痛苦,在折磨着他的心。她,默默无声地,死后曾在他的梦中出现,她那消瘦的躯体上套着宽大的褐色寿衣,散发出一种蜡和檀木混杂的气息;她俯身投来无言的谴责,呼吸中隐隐地传来一股沾湿的灰烬气味。他的目光越过自己的褴褛衣袖望着海,刚才被旁边那个营养充足的嗓音赞为伟大而温柔的母亲的大海。海湾的边缘和海平线相接而形成一个大圆环,环内装着一大盆暗绿色的液体。她的病床旁边有一只白磁小盆;她死前一阵阵地大声哼着呕吐,撕裂了已经腐烂的肝脏,呕出浓浓的绿色胆汁,就是吐在这只盆里。

壮鹿马利根又擦剃刀。

——呵,可怜的小狗子!他口气和善地说,我得给你一件衬衫,几条鼻涕布。那条二手货裤子怎么样?

——挺合身的,斯蒂汾答道。

壮鹿马利根细心地刮着嘴唇底下的凹处。

——绝大的讽刺,他满意地说。应当说是二腿货。天主知道原来是什么生梅毒的色鬼穿过的。我有一条挺漂亮的裤子,细条儿,灰色的。你穿上准帅。我不是开玩笑,啃奇。你穿整齐了真他妈的够好看的。

——谢谢,斯蒂汾说。灰的我不能穿。

——他不能穿,壮鹿马利根对着镜子里自己的脸说。规矩终归是规矩。他自己害死了母亲,可是灰色的裤子却不能穿。

他利索地关上剃刀,用手指上的触须轻轻地抚摸着光滑的皮肤。

斯蒂汾把目光从海面上,移到那张丰腴而有一双灵活的烟青色眼睛的脸膛上。

——昨天晚上和我一起在船舰酒店的那位老兄,壮鹿马利根说,他说你有神麻症。他在癫狂园这是都柏林西北区里奇蒙德疯人院的俗称。,和康诺利·诺曼在一起。神经失常麻痹症!

他手拿镜子在空中挥舞了半个圆圈,对着现在已经光芒四射普照海面的太阳,闪闪放光地发布了这条新闻。他翘起刮得干干净净的两片嘴唇,露出两排亮晶晶的白牙齿哈哈大笑起来,整个健壮结实的躯体都在颤动。

——看看你自己的尊容吧,他说,你这个吓人的诗人!

斯蒂汾伸头看了看举在面前的镜子,镜面已破,歪歪斜斜有一道裂纹。头发都乍着。这就是他和别人眼中的我。是谁为我选的这张脸?需要清除虫子的小狗子。它也在问我。

——我从女佣人房里偷来的,壮鹿马利根说。她活该。姑妈总是给玛拉基找相貌平常的佣人。免生诱惑。而且她的名字叫做乌尔苏拉乌尔苏拉为基督教早期圣女,以倡导贞洁著称。。

他说着又笑起来,同时从斯蒂汾正在自我审视的目光前抽走了镜子。

]

内容简介

[

  《尤利西斯(套装上下册)/名著名译丛书》是爱尔兰意识流文学作家詹姆斯·乔伊斯(James Joyce)于1922年出版的长篇小说。小说以时间为顺序,描述了主人公,苦闷彷徨的都柏林小市民,广告推销员利奥波德·布卢姆(Leopold Bloom)于1904年6月16日一昼夜之内在都柏林的种种日常经历。乔伊斯将布卢姆在都柏林街头的一日游荡比作奥德修斯的海外十年漂泊,同时刻画了他不忠诚的妻子摩莉以及斯蒂芬寻找精神上的父亲的心理。小说大量运用细节描写和意识流手法构建了一个交错凌乱的时空,语言上形成了一种独特的风格。  《尤利西斯(套装上下册)/名著名译丛书》是意识流小说的代表作,并被誉为20世纪一百部英文小说之首,每年的6月16日已经被纪念为“布卢姆日”。

]

作者简介

[

  詹姆斯·乔伊斯(1882-1941),爱尔兰作家、诗人,二十世纪伟大的作家之一,现代派文学奠基者,以其“意识流文学”的思想和实践,对包括塞缪尔·贝克特、托马斯-品钦、威廉·博罗斯在内的诸多作家产生了深远影响。代表作有长篇小说《尤利西斯》《芬尼根的守灵夜》《青年艺术家的画像》,短篇小说集《都柏林人》。  长篇小说《尤利西斯》讲述的是青年诗人斯蒂汾寻找一个精神上象征性的父亲和布卢姆寻找一个儿子的故事。通过对一个人一天日常生活和精神变化的细致刻画,揭示了人类社会种种复杂微妙的情感。《尤利西斯》作为意识流小说的代表作,被誉为二十世纪伟大的小说之一。    金隄(1921-2008),浙江吴兴(今湖州)人。毕业于昆明西南联合大学外文系,先后在美国驻华新闻处、北京大学英语系、北京中央军委机关、《中国建设》英文杂志社、南开大学和天津外国语学院任职,多年从事文学翻译工作。英译汉作品有《绿光》《女主人》《神秘的微笑》《尤利西斯》等;汉译英作品有沈从文《中国土地》、白居易《白马集》、《赵一曼传》(合译)等。

]

目录


一部二十世纪的史诗(译者前言)
“小花”如何?(再版前言)
**部
第二部
第三部
附录:乔伊斯年谱
译后记

封面

尤利西斯-精装版(全两册)

书名:尤利西斯-精装版(全两册)

作者:[爱尔兰]詹姆斯·乔伊斯

页数:909

定价:¥72.0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1994-09-01

ISBN:9787020116966

PDF电子书大小:100MB

百度云下载:http://www.chendianrong.com/70201169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