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尔.布拉斯

节选

[

我爹名叫布拉斯·德·山悌良那,多年在西班牙王国的军队里当兵。他退伍回乡,娶了小市民家一个青春已过的女人。十个月以后,我就出世了。他们随后搬到奥维多。两口子没法过活,都得出去帮佣:我妈当了女用人,我爹做了侍从。他们俩除了工钱之外,一无所有。亏得这城里还有我一位做大司铎的舅舅,不然我恐怕就受不到好教育了。舅舅名叫吉尔·贝瑞斯,是我妈的哥哥,也是我的干爹。请想象一个小矮个子,三尺半身材,出奇的胖,两座肩膀夹着个脑袋,那就是我的舅舅。这位教士一味贪舒服,换句话说,贪吃爱喝;他管辖的教区出息不错,尽够他吃喝。

我从小就由他领去负责教育。他觉得我很机灵,决意要培养我的才力。他给我买一本启蒙课本,亲自教我认字,这样他得到的益处不亚于我,因为他一向对书本很荒疏,一面教我,自己也就读起书来。他下了些功夫,从前不会念的日课居然也念诵如流了。他还恨不能亲自教我拉丁文呢,那就可以省掉好些钱。可是,唉!可怜的吉尔·贝瑞斯!他一辈子就没学过拉丁文入门,也许竟是神职班上*不学无术的大司铎,只是我这句话做不得准。我听说,他这个职位只是几个好修女给他的酬报,不是靠学问得来的;他曾经替她们办过机密的事,她们因此仗面子让他不经过考试就做了司铎。

他只好找个严厉的老师来教我,就把我送在郭狄内斯博士门下。这个人算是奥维多*有本领的学究先生。我有他教导,得益不浅,五六年之后,对希腊作家略知一二,对拉丁诗人颇能通晓。我还研究逻辑,学得能言善辩。我真好辩,甚至于抓住过路的人,不管相识陌生,总要跟他们辩论一番。有时候恰恰碰到个喜欢辩论的人,来得正好,我们的争辩可好看了:比着手势,脸上做出怪相,还把身子旋呀扭呀。我们眼中出火,嘴角飞沫,看上去哪里像什么哲学家,倒像是着了鬼迷的疯子。

我因此在那个城里得了博学的名气。我舅舅非常得意,因为他想我马上可以不用他负担了。有一天他对我说:“好咧!吉尔·布拉斯啊!你不是小孩子了!你已经十七岁,成了个机灵的小伙子,该给你个出头的机会。我想送你到萨拉曼卡大学去,凭你这份儿才情,准会找到个好事情。我给你几个杜加作路费,我的骡子值十个到十二个比斯多西班牙金币名,约值两个金杜加。,也送给你,你到萨拉曼卡把它卖掉,一面找事,就有钱过活了。”

他这话正合我的心,我正心痒痒的要见见世面呢。可是我还管得下自己,脸上没流露高兴。我跟他分别的时候,好像一味伤心,抛不下这么恩深义重的舅舅。这个好人很感动,给了我很多钱;要是他看透了我的心,就不会给这些钱了。我动身之前和我爹妈吻别。他们不吝金玉良言:劝我祈求上帝保佑我舅舅,做人要规矩,别干坏事,尤其不可以偷东西。他们训诫了我好半天,就为我祝福。我也不指望他们此外还给我些什么,随后就跨上骡子出城了。

]

前言

[

前言

《吉尔·布拉斯·德·山悌良那传》(Histoire de Gil Blas de Santillane)简称《吉尔·布拉斯》,是法国十八世纪作者阿阑·瑞内·勒萨日(Alain René Le Sage,1668—1747)的作品。全书分两次出版,前后相隔二十年。一七一五年**、二部出版,正是法王路易十四去世,路易十五即位的一年。小说里反映的是那两个朝代的法国社会。

路易十四穷兵黩武,称霸欧洲;国内又大兴土木,建造宫室,弄得府库空虚,赋税繁重。收税的办法又弊端百出,经手人从中肥私,都变成财主。政府要开发国家资源,鼓励工商业。随着工商业的勃兴,一个新的阶级——资产阶级也兴起来了。许多新兴的工商业巨子,买得贵勋授予状,成了新贵族。路易十四倚重的大臣如柯尔伯(Jean Baptiste Colbert)、勒·戴礼艾(Michel le Tellier)、李宏(Hugues de Lionne),都是这个新兴阶级的人物。路易十四初即位时,贵族领导的“投石党运动”,使他对贵族有戒心。他许贵族享受特权,却不让他们掌握实权。连年战争,贵族地主的收入大为减削,而田租经管家的手,又大打折扣。可是他们有一定的排场,巴黎有房子,凡尔赛有寓所,乡下有田庄,起居服食、车马奴仆、宴会赌博等等,花费浩大,入不敷出。皇帝的恩赏年金不易得到,得来也为数有限,无济于事,除非娶得有钱的太太,否则只好出高利借债度日。封建贵族渐趋没落,权与势都到了新兴资产阶级手里。

路易十五即位才五六岁,由他叔父摄政。摄政王重用的是杜布瓦红衣大主教(Cardinal Dubois),是穷医生的儿子,由摄政王一手栽培提拔的。这位大臣招权纳贿,卖官鬻爵,当时人说他把小偷骗子的手段用到了政府里去。路易十五当政后耽于逸乐,朝柄操在权臣和外宠手里。弄权的傅乐里红衣大主教(Cardinal de Fleury)。两位权臣都属新兴的资产阶级。一七一六年巴黎设立了**个银行,不久又设立了股票市场,那时候举国若狂,人人想买股票发财,巴黎已成金钱统治的世界。

十七十八世纪法国社会的这些真相反映在《吉尔·布拉斯》这部小说里。勒萨日揭露了社会上可笑可鄙的形形色色,怕触犯当局,假托为西班牙斐利普三世(1598—1621)和斐利普四世(1621—1665)两朝的事。可是他在作者声明里说:“我写西班牙的人情风俗并非一丝不走原样”,因为要写得“跟我们法国人的习俗合拍”。批评家都承认这部小说里描写的是当时的法国社会。而英国的批评家说,他写的不仅是法国社会,是一切社会。小说的主角吉尔·布拉斯,是当时社会上常见的人物。有的批评家说他仿佛是从人群里随便拉出来的,随时会混进人群里去。历史上有名的杜布瓦红衣大主教和他同时的西班牙阿尔伯隆尼红衣大主教(Jules Alberoni)都是这一流人物。有人以为吉尔·布拉斯就是法国十七世纪后半叶的政客古维尔(Jean Hérault Gourville,1625—1703),因为身世相似,古维尔著有回忆录一册,勒萨日想必读过。我们无须考证吉尔·布拉斯是否真有其人。那时旧贵族渐渐没落,中下层阶级的人依附权势,都可以向上爬。成功的在历史上留下了名字,爬不高或爬不上的无名小子,不知要有多少呢。

《吉尔·布拉斯》通称为流浪汉小说,由主角吉尔·布拉斯叙述自己一生的经历。吉尔·布拉斯是个“通才”(L’outil universel):他出身贫苦,却受过些教育;没甚大本事,却有点小聪明;为人懦怯,逼上绝路也会拼一拼。所以他无论在什么境地都能混混;做医生、做用人、做管家、做大主教或首相的秘书,件件都行,哪里都去得。而且他从不丧气,坏运气压他不倒,摔下立刻爬起,又向前迈步。他又观察精微,做了事总要反省,对自己很坦白。一部暴露社会黑暗的小说,正需要这样一位主角,带着读者到社会每一阶层每一角落去经历一番。

吉尔·布拉斯和一般流浪汉略有不同。他没在饥饿线上挣扎,还受过些教育。他由后门小道投靠权贵,为他们帮闲,晚年做了大官,拥有财产。他算得流浪汉吗?流浪汉不是英雄,不是模范。可是《吉尔·布拉斯致读者》说:“你若读了我一生的经历而忽略了劝人为善的涵义,就不能得益。你若留心研读,就会看到贺拉斯所谓趣味里搀和着教益。”他“劝人为善”,劝什么“善”?吉尔·布拉斯是模范人物吗?留心研读他一生的经历,能找到什么教益呢?

流浪汉是赤手空拳,随处觅食的“冒险者”。他们不务正业,在世途上“走着瞧”,随身法宝是眼明手快,善于照顾自己,也善于与世妥协。他们讲求实际,并不考虑是非善恶的准则,也不理会传统的道德观念,反正只顾自己方便,一切可以通融,但求不落入法网——那是他们害怕的。他们能屈能伸。运气有顺逆,人生的苦和乐经常是连带的。他们得乐且乐,吃苦也不怕,跌倒了爬起重新上路。可是这股压不倒的劲头为的是什么呢?无非占点儿别人的便宜,捞摸些现成的油水,混着过日子。流浪汉伺候一个又一个主人,吃主人的饭——无论是苦饭,或我们所谓“猪油拌的饭”。他们对主人可以欺骗,可以剥削,也可以尽忠,总归是靠着主人谋求自身的利益。吉尔·布拉斯始终就是这种人。

吉尔·布拉斯离家时虽有他舅舅给的一头骡子和几枚金币,那一点身外之财是朝不保夕的。他虽然是个“通才”,却没有正当职业,只在混饭吃。他的道德标准和处世哲学和一般流浪汉同样有弹性而无原则。他虽然后来爬上官位,仍然是吃他主子的饭,当他主子的奴才。一个流浪汉如果本质没变,只改换了境遇,窜入上层社会,他就不算流浪汉了吗?

吉尔·布拉斯劝人为善,想必自己觉得是好人。可是他有什么好,能借以劝善呢?

他确也不坏。一个曾和他同伙的流浪汉说:“别把我们当坏人。我们不打人,不杀人,只想占人家点儿便宜过活。虽然偷东西不应该,到无可奈何的时候,不该也就该了。”所谓无可奈何,其实并不是性命攸关,只是机缘凑巧,有利可图,就身不由己。吉尔·布拉斯初次受了欺骗,暗暗责怪自己的爹妈不该训他别欺骗人,该教他别受人欺骗才对。当然,他并没主张骗人讹人,只要求别受骗。可是他仍然经常受骗,自己也干下不少骗人的勾当,甚至下流无耻,为他的主子广开后门,招权纳贿,又为主子的主子物色女人,当拉皮条的。他干了这类事情也知道惭愧,悔过补救。尽管他每到名利关头总是情不自禁,他毕竟还是努力向上的。他像一般流浪汉讲“哥们儿义气”,肯互相帮忙。他秉性善良,经常也做点好事。他做了好事,就有好报,与人方便也往往自己方便。他对主人巴结尽忠,不惜干昧心事儿博取主人信赖。由这种种“好”,他升官发财,变成贵人,不仅自己衣食无忧,连子孙也可以靠福。吉尔·布拉斯是把自己作为模范来劝善吗?他的劝善未免太庸俗了。

《吉尔·布拉斯致读者》虽然算是他本人的话,文章究竟是作者写的。作者把故事的趣味比做一泓清泉,供旅客休息时“解解渴”。但故事的精髓,所谓“灵魂”,还待有心人去发掘。吉尔·布拉斯那点老生常谈的“为善”,何劳有心人去发掘呢。假如读者死心眼儿,辨不出作品里含带的讥讽,那么看一看作者的为人,就可以知道他对吉尔·布拉斯这种人抱什么态度。

勒萨日一身傲骨,不屑迎合风气,不肯依附贵人。他敢于攻击时下的弊端,不怕得罪当道。他不求名位,只靠写作谋生。他和吉尔·布拉斯的为人迥不相同,他们俩劝人为善的涵义当然也不会一样。

吉尔·布拉斯没什么崇高的理想,没任何令人景仰的行为,没一点可望不可即的品德,他充得什么模范呢!他不是“坏人”,他是“好人”吗?他虽有要好向上的心,他能有多么好呢?坏事他倒干了不少。当然,过失是谁都难免的。知过愿改,就算是知好歹的。知好歹的就不甘心做坏人,也往往以好人自居。吉尔·布拉斯就是这种有志向上而品格不高,有意为善而为善的程度有限,不愿作恶却难免过失,甚至再三做坏事。他是一个典型的平常人,尽管在不同的境地,具体表现可有千变万化,他仍然是个典型的平常人。

《作者声明》说,他不是刻画某某个人,而是描写人生的真相。的确,他写的那些“卑鄙龌龊的事,希奇古怪的人”都是平日常见的。强盗当公差,伪善的骗子经管修院或慈善机构的财产等等,不是极普遍的事吗?从小康之家到堂堂首相府,为了争夺财产,一个个勾心斗角,骨肉如寇仇,不是到处一样吗?像吉尔·布拉斯那样为极尊贵的人干极不光彩的事,是“为国为君,屡著勤劳”,这也没什么希罕吧?结党营私,开辟后门小道的权贵,何止一个赖玛公爵。大臣“清高”而夫人好利,身兼数职,假公肥己的,又何止一个奥利法瑞斯伯爵。至于像桑格拉都大夫那种不懂本行的专家,像法布利斯那样有写作瘾的文人,绝不是西班牙或法国的特产。贯穿这些事、这些人的吉尔·布拉斯,更是一个寻常角色,谁愿意,都可以“对号入座”。他的经历也可以是我们大家的亲身经历。例如他伺候格拉纳达大主教的故事。这位大主教谆谆嘱咐他说真话,可是听到真话,气得变了脸,把吉尔·布拉斯撵走。这种事,什么地方、什么时候没有呢!又例如吉尔·布拉斯向年老的主人捅出他的情妇另有所欢,老人情知是真,却宁愿听信情妇的花言巧语,把吉尔·布拉斯撵走。这又入情入理,不论何时何地都会见到。又如吉尔·布拉斯当了人家的总管,赤心为主,秉公无私,不让同事揩油作弊。主人家并未记他的功,同事间却结下深仇。他辛苦得大病一场,饭碗丢失,私蓄赔尽,弄得生活也没个着落。这类事不也普通得很吗!

吉尔·布拉斯一生的作为,有时是受衣食的驱使,迫不得已,有时是受名利的诱惑,身不由己。他没有沦为罪犯,当然还靠自己努力向上,不甘堕落,可是他得意不由品德才能,失意也不全是自己的过错,爬上高位靠他没有原则,吃亏却因为太老实。时运无定,好景不常,升沉得失,自己也做不得主。吉尔·布拉斯要不是靠山倒了,未必甘心“隐退”;如果有机会出山,准会官瘾复发。世上像他这种人随处都是。

作者描绘世态人情亲切有味,这是这部小说的特点。读书如阅世。读了《吉尔·布拉斯》可加添阅历,增广识见,变得更聪明也更成熟些,即使做不到宠辱不惊,也可学得失意勿灰心,得意勿忘形,因为失意未必可耻,得意未必可骄。但是作者没有正面的教训,“趣味里搀和的教益”可由“有心人”各自去领会。

勒萨日出自布列塔尼的旧家,十四岁成了孤儿,家产被保护人侵吞。他曾在家乡附近耶稣会办的学院读书,后到巴黎学法律,二十六岁娶了一个巴黎市民的女儿,在巴黎一住五十来年。他当过一时律师,也在包税局当过小职员,以后就专靠写作为生。当时文人大多投靠权贵;他性情倔强,不屑与贵人周旋。他写的剧本,只在大众化的市场剧院(Théâtre de La Foire)上演。“让我在平民中老死”,圣·伯夫(Sainte�玻拢澹酰觯澹┮�用了这句话来称道他的一生。

勒萨日较成功的作品,还有趣剧《主仆争风》(Crispin Rival de son Maître),讽刺包税员的喜剧《杜卡莱》(Turcaret),小说《瘸腿魔鬼》(Le Diable Boiteux)等。他*精心结撰的是《吉尔·布拉斯》。法国马利伏、英国菲尔丁、斯莫莱特等都受它影响;著名作家如斯特恩、兰德、拜伦、狄更斯、萨克雷等都熟读这部小说。��

]

内容简介

[

《吉尔·布拉斯》,全名为《吉尔·布拉斯·德·山悌良那传》,是勒萨日的代表作。以十六世纪末至十七世纪中期的西班牙为历史背景,用西班牙流浪汉小说那种朴素、生动的笔触,通过吉尔·布拉斯一生的遭遇,真实地反映了朝廷腐败、贵族荒唐、金钱和权势统治一切的行将崩溃的封建社会的面貌,被认为法国十八世纪上半叶*优秀的现实主义小说。

]

目录

目录 作者声明 吉尔·布拉斯致读者 **卷 **章吉尔·布拉斯的出身和教育。 第二章他上贝尼弗罗,路上的惊慌;在那城里干的事;跟谁同吃晚饭。 第三章骡夫半路起邪心,下文如何;吉尔·布拉斯躲过一枪,挨上一刀。 第四章地窟里的情景,吉尔·布拉斯所见的形形色色。 第五章许多强盗回地窟;他们的趣谈。 第六章吉尔·布拉斯设法逃走,如何结局。 第七章吉尔·布拉斯无法可施,如何自处。 第八章吉尔·布拉斯跟强盗合伙,在大路上立下什么功绩。 第九章一件大事。 第十章强盗怎样对待那女人,吉尔·布拉斯的大计划及其结局。 第十一章堂娜曼茜亚·德·穆斯格拉的身世。 第十二章吉尔·布拉斯和那女人讲话,给人打断,大为扫兴。 第十三章吉尔·布拉斯凑巧出狱,到何处去。 第十四章堂娜曼茜亚在布果斯接待他。 第十五章吉尔·布拉斯穿的衣服;那位太太又送他的礼物;他离布果斯时的行装。 第十六章读后便知好景不常。 第十七章公寓里出事以后,吉尔·布拉斯的行止。 第二卷 **章法布利斯带吉尔·布拉斯到赛狄罗学士家参见主人。这位大司铎的境况。管家婆的一幅肖像。 第二章大司铎得病,延医服药;他的下场,以及传给吉尔·布拉斯的东西。 第三章吉尔·布拉斯做桑格拉都大夫的用人,成了名医。 第四章吉尔·布拉斯还是行医,又有本领,又成功。重获戒指的奇事。 第五章重获戒指的下文。吉尔·布拉斯不当医生,离开瓦拉多利。 第六章他离开瓦拉多利,走哪一条路;路上跟谁结伴。 第七章理发店伙计自述。 第八章吉尔·布拉斯和他旅伴碰见一个人把干面包头儿在泉水里泡;他们的谈话。 第九章狄艾果的家境,他家怎样庆贺,以后吉尔·布拉斯就和他分手。 第三卷 **章吉尔·布拉斯到马德里,他伺候的**个主人。 第二章吉尔·布拉斯在马德里碰见罗朗都大头领,吃了一惊;这强盗告诉他的奇闻。 第三章他离开堂贝尔那·德·加斯狄尔·布拉左家,去伺候一个花花公子。 第四章吉尔·布拉斯认识了那些花花公子的亲随;他们指点了俏皮的捷径,又叫他发了个奇誓。 第五章吉尔·布拉斯艳福不浅,结识了一个漂亮女人。 第六章几位公子议论“皇家戏班”里的戏子。 第七章堂庞贝攸·德·加斯特罗的生平。 第八章变生不测,吉尔·布拉斯得另找东家。 第九章堂马狄阿斯·德·西尔华死后,吉尔·布拉斯伺候什么人。 第十章跟前一章一样长。 第十一章戏子彼此相处的情形,他们对作家的态度。 第十二章吉尔·布拉斯成了戏迷,跟着一班戏子放怀行乐,但不久又心生厌倦。 第四卷 **章吉尔·布拉斯看不惯女戏子的行为,丢掉阿珊妮家饭碗,找了个正派人家。 第二章奥若尔接见吉尔·布拉斯,他们谈的话。 第三章堂文森家有大变;美丽的奥若尔情不自禁,决计要干件异常的事。 第四章婚变记。 第五章奥若尔·德·古斯曼到萨拉曼卡以后干的事。 第六章奥若尔用什么手段叫堂路易·巴洽果倾心。 第七章吉尔·布拉斯换了个东家,去伺候堂贡萨勒·德·巴洽果。 第八章夏芙侯爵夫人的性格;她门上的客人。 第九章事出意外,吉尔·布拉斯只好离开夏芙侯爵夫人家;他以后的行止。 第十章堂阿尔方斯和美人赛拉芬的故事。 第十一章老隐士是谁,吉尔·布拉斯发现原来都是熟人。 第五卷 **章堂拉斐尔的生平。 第二章堂拉斐尔和他的听众商定计策;他们出树林时碰到的事。 第六卷 **章吉尔·布拉斯和他伙伴跟玻朗伯爵分手以后干些什么;安布华斯策划了一件大事,他们怎样按计行事。 第二章这件事后,堂阿尔方斯和吉尔·布拉斯决定了行止。 第三章堂阿尔方斯稍有困厄,随又欢天喜地;吉尔·布拉斯交运,忽然到手个好差使。 第七卷 **章吉尔·布拉斯和萝朗莎·赛馥拉大娘的私情。 第二章吉尔·布拉斯离了李华的田庄,如何下落;他恋爱不成,却交了好运。 第三章吉尔·布拉斯做了格拉纳达大主教的红人,向大主教求情只消走他的门路。 第四章大主教中风。吉尔·布拉斯的为难;他如何对付。 第五章吉尔·布拉斯给大主教辞退后的行止;凑巧碰到受过他大恩的那位学士,那人如何报答。 第六章吉尔·布拉斯去看格拉纳达的戏班子演戏;看见一个女戏子,吃了一惊;后事如何。 第七章萝合的故事。 第八章格拉纳达的戏子欢迎吉尔·布拉斯;他在后台又碰到个旧相识。 第九章那天他跟个奇人同吃晚饭,席上谈的话。 第十章马利阿尔华侯爵派吉尔·布拉斯一个差使,这位忠心耿耿的书记怎样交差。 第十一章吉尔·布拉斯听到个消息,仿佛晴天霹雷。 第十二章吉尔·布拉斯住在客店里,认识了沈琦勒陆军大尉。这军官是何等人物,到马德里作何营干。 第十三章吉尔·布拉斯在朝里碰到好友法布利斯,两人都很欣喜;他们同往何处,谈些什么奇事。 第十四章法布利斯把吉尔·布拉斯荐给西西里贵人加连诺伯爵。 第十五章加连诺伯爵派给吉尔·布拉斯的职务。 第十六章加连诺伯爵的猴子遭了意外之灾,这位大爷的着急。吉尔·布拉斯得病,如何下场。 第八卷 **章吉尔·布拉斯交了个好朋友,找到个位置,补偿了加连诺伯爵对他的负心。堂瓦雷留·德·路那的故事。 第二章吉尔·布拉斯见赖玛公爵,当了他手下一名秘书;这位大臣叫他做事,很为嘉许。 第三章吉尔·布拉斯听说他那职位也有苦处。他听了这消息的焦愁,和迫不得已的行为。 第四章吉尔·布拉斯得赖玛公爵宠信,公爵告诉他一件机密。 第五章吉尔·布拉斯乐极,贵极,穷极。 第六章吉尔·布拉斯向赖玛公爵诉穷,这位大臣对付的方法。 第七章一千五百杜加的用途;他**次代人求情,得到报酬。 第八章堂罗杰·德·拉达的故事。 第九章吉尔·布拉斯不多时发了财,装出大气派。 第十章吉尔·布拉斯在朝里变得十分下流无耻;勒莫斯伯爵委他办差,跟他合伙捣鬼。 第十一章西班牙王太子私访加德丽娜;赠送礼物。 第十二章加德丽娜原来是谁;吉尔·布拉斯又为难,又着急;他图自己心安,作何防备。 第十三章吉尔·布拉斯依然做他的阔佬。他听到家里消息,有何感触。他和法布利斯吵翻。 第九卷 **章西比翁要为吉尔·布拉斯寻一门亲事,说的女家是开金饰店的有名富户。这事如何撮合。 第二章吉尔·布拉斯偶然想起堂阿尔方斯·德·李华;要挣自己的面子,就替他出了些力。 第三章吉尔·布拉斯筹备结婚;天外横风,吹断好事。 第四章吉尔·布拉斯在塞哥维亚塔里受的待遇;他知道了下狱的缘由。 第五章他这晚临睡的感想,和惊醒他的声音。 第六章堂加斯东·德·高果罗斯和堂娜海丽娜·德·加利斯悌欧的故事。 第七章西比翁到塞哥维亚塔里探望吉尔·布拉斯,告诉他许多消息。 第八章西比翁一上马德里;他这一趟的用意和成就。吉尔·布拉斯得病,病后的情形。 第九章西比翁再上马德里,设法嘱买,把吉尔·布拉斯救出来。他们出了塞哥维亚塔,同到 一个地方去,一路上谈的话。 第十章他们到马德里以后干的事。吉尔·布拉斯在街上碰见个人,有何下文。 第十卷 **章吉尔·布拉斯动身到阿斯杜利亚,路过瓦拉多利,见了旧主人桑格拉都大夫。他无意中碰到慈惠院院长马尼艾尔·奥东内斯先生。 第二章吉尔·布拉斯又上路,安抵奥维多。他家里各人的情形。他父亲去世以及后事。 第三章吉尔·布拉斯取道瓦朗斯,到了李利亚斯。那田庄的一幅写景;庄上有什么人,怎样欢迎他。 第四章吉尔·布拉斯到瓦朗斯去,见了两位李华大爷,谈了一番话;赛拉芬热诚欢迎他。 第五章吉尔·布拉斯上戏院观看新悲剧,那戏很叫座。瓦朗斯看客的识见。 第六章吉尔·布拉斯在瓦朗斯街上闲步,碰见个脸熟的修士,原来是谁。 第七章吉尔·布拉斯回到李利亚斯庄上,西比翁告诉他一个好消息;他把家里改了个 样儿。 第八章吉尔·布拉斯爱上了美人安东妮亚。 第九章吉尔·布拉斯和安东妮亚的婚礼,那排场和贺客,以及礼成之后的热闹欢乐。 第十章吉尔·布拉斯和美人安东妮亚婚后的事。西比翁自述身世开场。 第十一章西比翁续述身世。 第十二章西比翁述完身世。 第十一卷 **章吉尔·布拉斯乐极灾生。朝局有变动,山悌良那再度入朝。 第二章吉尔·布拉斯到马德里,在朝上露脸,王上记得他,荐给首相,后事如何。 第三章吉尔·布拉斯决计离朝,又因事中止;若瑟夫·那华罗帮他个大忙。 第四章吉尔·布拉斯在奥利法瑞斯伯爵手下得宠。 第五章吉尔·布拉斯和那华罗密谈;奥利法瑞斯伯爵委他办的**桩事。 第六章吉尔·布拉斯得了三百比斯多的用途,他托西比翁的事;那篇告国人书很见效。 第七章吉尔·布拉斯偶然在一处重逢老友法布利斯;法布利斯的景况,两人谈的话。 第八章吉尔·布拉斯日益得主人宠爱。西比翁返回马德里,把一路上的事回报山悌良那。 第九章爵爷嫁他的独养女儿,嫁个什么人;这重姻缘的凄凉结局。 第十章吉尔·布拉斯偶又碰到诗人尼聂斯,得知他写了个悲剧,不日在皇家剧院上演。这戏并不叫座,可是作者意外交了好运。 第十一章西比翁靠山悌良那的面子得了个差使,动身上美洲。 第十二章堂阿尔方斯·德·李华到马德里有何事故;吉尔·布拉斯先忧后喜。 第十三章吉尔·布拉斯在王宫碰到堂加斯东·德·高果罗斯和堂安德瑞·德·陶狄西拉斯,三人同到个地方去。堂加斯东和堂娜海丽娜·德·加利斯悌欧的事有了结局。山悌良那替陶狄西拉斯出力。 第十四章山悌良那到诗人尼聂斯下处;碰见的人物,听到的议论。 第十二卷 **章首相派吉尔·布拉斯到托雷都;这趟出差所为何来,有何成绩。 第二章山悌良那向首相交差,又奉命把璐凯思弄到马德里。这女戏子到京都首次登台。 第三章璐凯思轰动朝廷;王上看她演戏,爱上了她,下文如何。 第四章首相派山悌良那的新差使。 第五章爵爷立案承认热那亚女人的儿子,为他取名堂亨利·斐利普·德·古斯曼。山悌良那替这年轻公子当家,请了各种先生教他。 第六章西比翁从美洲回来,吉尔·布拉斯派他伺候堂亨利。这位公子的学业,他封了爵位,爵爷又为他娶了老婆。吉尔·布拉斯不由自主地升为贵人。 第七章吉尔·布拉斯偶然又碰见法布利斯。两人*后一次谈心,尼聂斯劝山悌良那一句要紧话。 第八章吉尔·布拉斯得知法布利斯所言不虚。王上巡幸萨拉戈萨。 第九章葡萄牙革命,爵爷失宠。 第十章爵爷起初烦恼不安;后来就心平气和。他的隐居生涯。 第十一章爵爷忽然不乐,若有所思。这事起因可怪,结局很惨。 第十二章爵爷身故后娄式斯庄上的事,山悌良那的行止。 第十三章吉尔·布拉斯回到庄上,看见干女儿赛拉芬已经成年,甚为欣喜。他看中了一位小姐。 第十四章李利亚斯庄上两重喜事,吉尔·布拉斯·德·山悌良那的经历就此述完。 访杨绛,读杨绛

封面

吉尔.布拉斯

书名:吉尔.布拉斯

作者:勒萨日

页数:548

定价:¥48.0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1979-09-01

ISBN:9787020124695

PDF电子书大小:53MB

百度云下载:http://www.chendianrong.com/702012469.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