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渡流人行

节选

[

永禄十一年七月二十七日,信长与义昭在美浓国西庄立正寺初次见面。

信长将和田伊贺守、不破河内守、村井民部等百数十人集结至越前,迎接义昭的到来。迄今为止从未受过如此礼遇的义昭,见状后高兴得犹如升天。四处漂泊的三年间,每次都是义昭寂寞地敲响他人之门,被人嫌弃,被人不屑,卑微委屈至极。这一次,见到如此大队人马盛情迎接自己,义昭觉得好像在做梦。

之前还觉得放弃义景有些可惜,但现在看到这般情形,已完全将义景等人抛在脑后。

而让义昭更为感动的,则是在西庄见到信长的时候。传闻信长是个五大三粗的汉子,但亲眼见到,却发现并非如此。信长礼数周到地将义昭请到上座,自己则退得远远的。

“只要信长在,主公莫担忧。不肖信长愿奉君早日返京,片刻不待,将旗插入京都。”信长额头很宽,眼睛细长,气宇轩 昂,看上去既有气势又诚实可信,与义昭之前见过的所有武将都有所不同。信长不仅言辞郑重,还向义昭敬献长刀、盔甲、武器、马匹等众多礼物。所有物品都是让义昭眼前一亮的上等佳品。信长还将堆在末席的千贯钱币直接相赠。这是信长看到义昭的穷酸样之后,以非常体恤的方式予以接济。当然,也少不了以美食款待义昭等人。

义昭开心地哭了起来,从喉头深处发出呜咽,然而,在其感激的背后,是其对自身权力不断膨胀的想象。

信长果然不孚众望。九月七日,信长从岐阜出发,十二日在箕作城攻打进行抵抗的六角义贤、义弼父子。十三日,身处立正寺的义昭接到战报说因为六角父子逃亡,信长已攻入观音寺城。同时,义昭还接到信长的联系,请他尽快准备入京。

二十一日,义昭与信长派来的使者一同离开浓州西庄。

二十二日到达桑实寺。二十三日到达守山时,信长亲自出来迎接。

信长非常热情,以礼相待,以臣自居。向义昭详尽地汇报*新战况时,完全没有居功自傲,而是谦虚至极,宽阔的额头令其看上去充满智慧。

义昭忍不住夸赞信长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踏平大国,简直 闻所未闻。信长却低头说这是托义昭光耀之福,其举手投足间尽显大将风范。

“望主公早日入京。”信长反复表示希望义昭能尽早回京后,先行出发。

二十七日,义昭来到琵琶湖,十多艘载着随从的船只浩浩荡荡地在湖水上前进。去年八月十五日,他逃出观音寺城时曾在月明之夜孤舟渡湖。才不过一年多的时间,今昔却成天壤之别。义昭不由地感叹世事难料。

义昭到达三井寺净光院。信长本来在极乐院,得知义昭到来后,特地前来拜见。

“主公且看。”信长从三井寺用军杖指着山下,只见大津、马场、松本、山科、醍醐、伏见、宇治一带的森林间皆已布满军营。这时,信长凸起的颧骨上**次露出了谜一般的表情。

直到很久以后,义昭才明白,信长此时的表情其实是在对自己示威。

二十八日,信长进京,扎营于东福寺。义昭听说京城中的年轻人都非常崇拜信长,那些曾经因害怕信长而逃至邻国的居民也都安心地陆续回到京城。在义昭的眼中,此时信长的形象已经变得非常高大。

信长继续追击在京的三好党人。与胜报同时传到义昭耳朵里的,还有做了将军的从弟义荣因肿瘤病死的消息。

信长胜战固然是好消息,但对义昭而言,*开心的无疑是现任将军已死。他觉得幸福的脚步已经越来越近,这一次,自己一定能够当上将军。

当将军的愿望实现得比义昭预想得还要快,甚至快得有些无趣。十月十八日,义昭当上征夷大将军。并非因其有过何等作为,而是水到渠成般地当上了将军。但义昭觉得——这是理所当然、毋庸置疑之事。他的理由很充分,因为自己是前任将军义辉的弟弟。迄今为止,足利家十几代全都如此。除了自己还能有谁?

义昭成为将军后,为上谒天子而缓缓地登上紫宸殿南面的台阶。



义昭说想封信长为副将军或准管领,但信长无论如何都不肯接受,说封他个从五位下弹正忠即可。义昭对此颇有好感,觉得信长真是个谦虚好男子,于是写了封信感谢他。

“此次未耗时日,击退多国凶徒,实乃天下**武勇。再兴 大业至忠者莫过于斯——”收信人写的是“父 织田弹正殿”。虽然年龄只差了三岁,却特地写了个“父”字,为的是尽可能地讨信长开心。然而“再兴大业至忠者”的用词却表明了义昭居高而下、将信长视作臣子的态度。

十月末,信长离开京城返回岐阜。次年正月,三好余党趁机勾结斋藤龙兴,袭击了义昭所在的本圀寺。

信长闻讯后,冒着大雪,从岐阜以两日疾行三日路程的速度赶回京城,展现出其一如既往的超凡行动力。

之后,信长将义昭的府邸翻新加固,将烧毁的二条御所进一步扩大占地,挖护城堀、筑起二丈五尺的石墙。因为是信长牵头的大工程,美浓、江州、伊势、三河、几内、若狭等十四国都参与其中。为了搬运一块庭石,特地用锦织包好,以花装饰,在吹笛和击鼓声中用长绳牵拉。信长则腰间扎着虎皮,亲自现场监工。这年四月,宏伟的新馆终于落成。

义昭觉得非常满意,他将信长的好意视为其对自己的忠义,觉得以自己的地位,理所当然地应该接受信长的侍奉。

信长再次离开京城回到岐阜。这一次,义昭将其送到粟田口。浩浩荡荡的队伍在初夏的阳光下缓缓前行,盔甲与长刀折射出耀眼的强光。当大队的尾部扬起白色尘土消失在逢坂山方 向时,义昭突然有一种若有所失的感觉,一种莫名的空虚涌上心头。

之前的他从未意识到信长的势力已经变得如此强大,如此充满力量。即使已经看不到信长的大队,其幻影之巨大,依然足以将义昭压倒。义昭感觉身体里的充实感正在渐渐流失。仔细想来,自己其实一无所有。征夷大将军不过是个虚名,自己手中没有一兵一卒。即使此刻握紧拳头,也只觉空虚无望。

信长对义昭一直态度谦逊,殷勤有礼,还为义昭修建了壮丽的宫殿。将义昭高抬至此的,正是信长无他。然而,信长并非一无所求。

信长早已不是半年前的信长,不再是浓尾的小小领主。任何明眼人都已明白,现在的天下属于信长。义昭没想明白信长是如何急速成长起来的,但其实这全都拜义昭所赐。拥护足利将军入京的举动让信长博得世人的敬仰。换言之,令信长位高至此的,正是义昭自己。

义昭有一种上当受骗的感觉,觉得有人狠狠地踩着自己的脑袋与肩膀。把义昭当做基石踩在脚下,自己越爬越高的,正是信长。如今的信长已手握大军,如钢铁般坚不可破。与之相比,义昭的存在就像空气一样虚无缥缈,却还得承受来自信长 的极大压力。

]

本书特色

[

日本社会派推理一代宗师

昭和时代*后的文学巨擘

战国权谋,烛照今世!

中文版首次授权——

松本清张11篇经典短篇小说

腹中敌 秀赖遁迹 战国谋略

一介武夫 阴谋将军 鼾声 惧内之棺

佐渡流人行 甲府在番 流人骚 左腕

]

内容简介

[

书名同题作《佐渡流人行》讲述了幕府时代某官员为了公报私仇而将无辜之人诬陷为罪犯并将其流放至金山做苦力采矿,在一连串上下勾结、精心谋划的迫害行为未能如愿之后,发现自己真正应该憎恨之人其实另有其人。小说呈现了因嫉妒和恶意而导致的荒唐与可笑。

其他10篇基本上都是基于相似的历史背景:日本的战国与幕府时代。在这些历史推理小说中,展现出作者对于将相、官吏乃至普通百姓在历史事件、不公遭遇中的复杂的人性心态,呈现了正直的历史观和现实观。

]

作者简介

[

松本清张(1909-1992)

日本作家,被誉为日本昭和时代最后一位文学巨擘、社会派推理一代宗师。出生于北九州小仓北部,因家境清寒,13岁被迫辍学,先后从事过小贩、学徒、印刷工人等各种职业。1950年发表处女作《西乡币》,入围直木奖候补作品;1953年以《某〈小仓日记〉传》获芥川龙之介奖,从此成为职业作家。终其一生,作品涵盖小说、纪实、历史、评传等,以文学家的慧眼,深刻而又全方位地呈现了他所生活的时代。

]

目录

腹中敌 秀赖遁迹 战国谋略 一介武将 鼾声 阴谋将军 佐渡流人行 甲府在番 流人骚 左腕 惧内之棺 解说

封面

佐渡流人行

书名:佐渡流人行

作者:松本清张

页数:388

定价:¥49.0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8-08-01

ISBN:9787020134687

PDF电子书大小:132MB

百度云下载:http://www.chendianrong.com/702013468.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