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苏河之战

节选

[

毫无疑问,遇见了库小媛,是我舅舅简短的生命中一个重要的转折点。

送走了马班长,回到连队之后,我舅舅就开始有点心神不宁了。起初的时候,她还是一个虚幻的影子,但见风就长,慢慢变成了一个实在的形象。这个形象就像是一只破茧而出的蝴蝶,在迅速长出美丽的翅膀和身体,在空中翩翩飞动起来。“怎么可能?我怎么会在这里遇见了她?”我舅舅一次次问自己。与此同时,对库小媛的想念像春日的藤曼爬满了他的心间。我舅舅注视着在意识的黑暗处翩翩飞动的蝴蝶,她好像迷失了方向,也许在寻找着什么。我舅舅明白她想要飞回到当年那一处的记忆花园里去,但是那花园荒芜了,长满了杂草,让她无法进入。我舅舅在追忆着那段时光,要把荒芜的花园清理干净,把每条记忆的小径恢复到原来的模样,让迷失了方向的蝴蝶能飞回来。只有这样,他才能在记忆里重温和库小媛在一起的那一段美好时光。我舅舅那些天没做什么正事,整天游荡着。马金朝受伤之后,连队里没有人关心他,也没有人管他。他一直在河边抽烟冥想,修复着那段记忆,回忆每一个场景的光影和细节,他已经很难想起她当时的容貌,但是分手后的那种强烈的难过依然能在心里找到痕迹。

那是在北京郊外的一个军事禁区里,这一带原来是个皇家园林,有*好的风景。好几个相连在一起的海子,水边树木茂密,之间散落着破败的长廊和亭台,还有狐狸野兔猫头鹰等小动物出没,夏天里水边的沼泽地附近有满树的萤火虫。军队驻扎占用的地方并不多,只占了一个角,在当年满清正黄旗军的驻地上,停放着一个正规师的坦克和装甲车。除了驻扎军队,这里也是一处军队高干家庭的避暑休养地。夏天的时候,我姥爷就会带着一家人到这里来,我姥爷在这里有个带院落的房子,说不清以前是王侯住的还是太监住的。我舅舅那年十五岁。

在这里,夏天有不少娱乐活动。年轻的孩子们在湖里游泳,在树林里抓野兔打鸟,中午食堂里有肉包子冬瓜汤够你吃饱。到了晚上,虽然熄灯号吹过了,还有很多好玩的事情,可以去逮蟋蟀抓蝈蝈,在湖边看天上的流星雨。而在星期六的晚上,经常会放露天电影,有时还会有文工团演出,有地方上来慰问的,有装甲兵文工团的,*好的还数总政歌舞团。露天电影放的影片电影院里都还没上映,或者有些是内部片,电影院里根本看不到。驻地部队为了搞好军民关系,每次放电影都会放周围的老百姓进来一起看。地方的领导可以坐到前排领导的木头椅子上,普通老百姓就站在电影场周围和后排看。

我舅舅还记得那一天放的电影是《列宁在十月》。那时放映只有一部电影机,中间要换片,会点亮电灯,观众这个时间也可以放松一下。我舅舅就是在这个时候看见了场子后面安安静静站着一个女孩,在电影场惨白的灯光下,她的脸显得特别白皙,头上戴着一个大丽花的发卡。她是穿着连衣裙的,衣装模样和北京人穿的很不一样,更不像军队大院里那些整年穿绿军衣的部队子弟。她让我舅舅眼前一亮。我舅舅后来一直在回头张望,再也无心看电影。那个女孩也发觉场子中间有个男孩子一直在看她,她没有回避也没搭理。那个年头,在北京的军队大院青少年里已经有了一种结交异性的暗流,几年后成为了一种叫做“拍婆子”的时尚。那个时候我舅舅还年少,内心涌动的完全是保尔对冬妮娅那样的柔情。

电影快散场时,我的舅舅逆着人群往她所在的方向挤,*后总算和她有了一个眼神的接触,接着电影就散场了。部队的人在口令下排队,老百姓则通过军营的大门在电影的余兴中回家。我舅舅看着她消失在人群中,一点不知道她从哪里来的。那个晚上,他一直坐在院子里看天上的星星,银河星沙特别明亮,他一直在想着那个女孩。

她肯定不是军队子弟,而是营区外边的。但是营区外边这一带是农业户口为主的郊区,当地的女孩都很土气,而她则完全像是从南方的城市里来的,白净,穿着好看的衣服,肯定不是生活在这一带的人。也许她只是旅行到这里的,也许明天她就会离开这里,也许我将永远再也见不到她了。一想到以后将再也见不到这个女孩,我舅舅就觉得这一生将会变得非常空虚和没有意义。

我舅舅有一种信念,觉得她下一次放露天电影一定还会再来。在那么长时间的童年、少年的军队大院的单调生活中,我舅舅其实也和不少女孩子交往过。但是他从来没有过像这回这样强烈和纯真地喜欢上一个女孩,她像是仙子一样突然出现在他生活里。

一周之后下一场露天电影,他们两个都在上一回的地方出现,我舅舅觉得她站在原来的地方是为了让他能找到她。一切如天已注定,电影中间下起了一阵大雨,让我舅舅有机会给她送了一把雨伞。他们**次单独在一起的地方是附近的园林中一个清朝建的亭子,那亭子带着西洋的风味,有铁栏和围栏。在周围的地方有倒在地上的石头雕像和刻着美丽书法的石碑。他们坐在亭子里,看着雨水如注从亭檐上流下。雨停之后,树林里飘来了清新芬芳的气息,不远处的湖里有微光,渐渐星光变得灿烂,树林里小动物也活跃起来。她有一个奇怪而好听的名字叫库小媛。我舅舅的眼光没错,她不是本地的,是从西南的昆明过来的。她说是到祖母家里来探亲的。祖母家就在附近的农场,离这边不是很远。她们一家原来在北京,后来她爸爸带着一家去了昆明,现在她是初中一年级学生。她说这些的时候神情黯淡,没有说明她家离开北京搬到昆明的原因。

一整个夏天他们约会。我舅舅带她进入了军队的生活,到食堂吃大锅饭,还去了一次骑兵连,骑上战马跑了一下午。到了八月初,这一带出现了秋意,树木泛黄,空气中有成熟的野红莓的甜味。他们在湖里划船,碧波荡漾,岸上的白杨树在水面上留出浓绿的倒影。他们的小船穿过了座座桥洞,看得见有古代的水闸。当年这一带是皇家园林里的荷花池,荷花的品种都很名贵,现在无人管理,变成了野生的。花已经开过了,留下了巨大的荷叶残梗。远处有一对河狸在水里筑坝捕鱼。

他们有共同的话题,说各自看过的外国小说和诗集,说电影和音乐。我舅舅知道了库小媛从小就学拉小提琴,这让他感到惊讶,因为当时小提琴是贵重的乐器,而且得有老师指导,只有家境特别好的人才有条件学拉小提琴。这件事足见库小媛的家庭是有点来历的。那时的年轻人也都会学一点乐器,通常是学吹竹笛子,学拉二胡已经很不容易。我舅舅会吹一点口琴,吹的只是一些电影插曲,中国和俄罗斯民歌,还会识一点简谱,但是库小媛会看五线谱拉舒伯特小夜曲。库小娜不谈自己家里的事情,不说自己的来历,好像她是灰姑娘坐南瓜车来的,或者是林中湖里的一个仙子,随着露水降临会在雾气中消失。

有一个下午,我舅舅陪着库小媛在树林中的亭子里练琴,之后他们穿过了林中小径朝湖边的沙滩走去。沙滩上坐着好几个人,我舅舅不喜欢遇见别人,但是来不及了,在想走开的时候,人群里已经有人在喊我舅舅名字,并且让他们过来坐。这样我舅舅就不好转身离开了。

坐在湖边的五个人都是和我舅舅年纪相仿的军队子弟,两个男的三个女的,和我舅舅都认识的,偶尔也一起玩过。在我舅舅听到他们的喊声,不得不过来的时候,里面一个脸上长满雀斑的女孩子对其他人低声说:“看,就是这个狐狸精,整天夏天赵淮海都不见了,全陪她了。”

我舅舅和库小媛过去。他们挪了挪,腾出了位置让我舅舅他们坐了下来。我舅舅看到他们准备了好多吃的,还有几瓶青岛啤酒。在他们中间已经堆了柴火,准备天黑了后点上篝火。他们中间有一个女孩生日,要开篝火晚会为她庆祝。

“姑娘哪儿的?你那盒子里装着什么玩意儿?”一个哥们冲着库小媛说。

“盒子装的是小提琴。”库小媛说。

“打开看看吧。”

“好的。”库小媛把琴盒子打开了。一把棕红色的小提琴闪闪发亮。

“哦,原来是歪脖拉啊!姑娘来一段吧!”这哥们说,他把小提琴叫成歪脖拉,因为小提琴是用脖子夹着拉的。大家附和着要她表演。

库小媛拉了一段《白毛女》里面的“北风吹”。他们嫌不过瘾,还要她来一段长的。库小媛这天心情不错,有表演的兴趣,就拿出五线谱子认认真真拉了一段莫扎特的《奏鸣曲》。

“好听好听,这是什么歌啊?”

“是莫扎特的《奏鸣曲》。”我舅舅替库小媛回答。

“哼,这是资产阶级的音乐,怪不得我觉得这么一股骚气,原来是资产阶级的气味。”雀斑女孩说,一点也不客气。她一直暗恋我舅舅,对库小媛这个外来者有一种敌意。

“会不会说话啊?什么资产阶级?告诉你,莫扎特家里很穷的,是城市贫民呢。”我舅舅说。

“我不管,反正不是好东西。狐狸精跑到这里撒骚气,告诉你,这里是军队大院,不是你这样的人可以呆的地方。”

库小媛气得发抖,脸通红着。她站起来就走,我舅舅也撇下别人,跟着她走了。我舅舅一路上安慰她,让她消气。但是那种屈辱感已经深入到了她骨子里。我舅舅千方百计逗她开心,她就是笑不起来。

在修理厂车场附近停着一辆坦克车,我舅舅要带库小媛去见识见识,打开车盖子爬了进来。我舅舅看见了发动机的钥匙还插在那里,一拧,机器就发动了,整个车震动很厉害。我舅舅以前坐过坦克车,看到过驾驶员操作过程,他对机械有种本能的感觉领悟,无师自通。他一拉操纵杆,松开制动器,坦克车就向前走动了。我舅舅把坦克开上了路,轰轰隆隆向前,迎面过来的车子也不知道是谁在开坦克。我舅舅不敢在大路开,拐进了一条小路。小路是往燕山山脉方向走。他看到坐一旁的库小媛把坦克手的减震帽戴起来了,她终于不再生气了。

山势越来越高,也不知路到底通到哪里。我舅舅觉得不能再往前开,要开回去了。他停了车,打方向调头。路很窄,一把方向转不过来,得倒一把车。我舅舅把坦克*大限度转弯到路边,底下是一条很深的谷壑,但这个时候,我舅舅才想起来,他不知道倒车挡是在哪一个位置。如果把挡挂到了前进档上当倒车档,那么坦克再往前一冲,可能就会掉进沟壑里去。我舅舅吓得一身冷汗,脑子一片空白。好在坦克修理厂已经发现丢了坦克,四处派车去寻找。除了上大路寻找,还有一拨人开着吉普上了小路,结果正好发现了差点掉进沟里的坦克车。他们发现原来搞鬼的是司令员儿子,不是阶级敌人,才没追究下去。

]

本书特色

[

1966年深秋,云雾迷蒙的南方山林,来自北京的赵淮海准备步行到河内参加抗美援越战争。他来到中国驻越南大使馆,被分配到了中国秘密进入越南的高炮某部当战士。旷日持久的战争中,赵淮海借由诗歌抒发着对于国家与个人命运的思考。

在医院,他见到了少年时相遇过的女兵护士库小媛,一起参加了去深山密林救治受伤美军飞行员的行动。后来在一次战斗中他身负重伤,在库小媛的悉心护理下恢复了健康。这期间他和库小媛的情感越来越深,在一次集体看电影的时候他们私下约会,结果被监视者发现。轰隆不断的战火、无望的爱情,两位青年经受着残酷的考验,布满荆棘的热带雨林中,他们的命运又该被牵引到何处?

小说深刻展现了那些为纯粹理想而献身的一代中国青年的形象,作者经过参阅大量的历史资料和当年参战老兵的回忆文章,用虚构的方式完成了这部小说,记录了一个重要年代青年们的生命历程。

]

内容简介

[

理想重构崇高,生命体认意义,记叙镌刻永恒! 著名海外华裔作家 | 郁达夫小说奖 | 百花文学奖 获得者 陈河

首次书写 抗美援越 战争的长篇小说

革命、激情、边境,热带雨林,无处施放的爱情,那个难以忘怀的年代

1966年深秋,云雾迷蒙的南方山林,来自北京的赵淮海准备步行到河内参加抗美援越战争。他来到中国驻越南大使馆,被分配到了中国秘密进入越南的高炮某部当战士。旷日持久的战争中,赵淮海借由诗歌抒发着对于国家与个人命运的思考。

在野战医院,他见到了少年时相遇过的女兵护士库小媛,一起参加了去深山密林救治受伤美军飞行员的行动。后来在一次战斗中他身负重伤,在库小媛的悉心护理下恢复了健康。这期间他和库小媛的情感越来越深,在一次集体看电影的时候他们私下约会,结果被监视者发现。轰隆不断的战火、无望的爱情,两位青年经受着残酷的考验,布满荆棘的热带雨林中,他们的命运又该被牵引到何处?

小说深刻展现了那些为纯粹理想而献身的一代中国青年的形象,作者经过参阅大量的历史资料和当年参战老兵的回忆文章,用虚构的方式完成了这部小说,记录了一个重要年代青年们的生命历程。

]

作者简介

[

陈河,原名陈小卫,生于浙江温州,年少时当过兵,曾担任温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1994年出国,在阿尔巴尼亚经营药品生意。1999年移民加拿大,定居多伦多。主要作品有中短篇小说《黑白电影里的城市》《夜巡》《西尼罗症》《我是一只小小鸟》《南方兵营》等,长篇小说《红白黑》《沙捞越战事》《布偶》《在暗夜中欢笑》《甲骨时光》,曾获靠前届郁达夫小说奖、《小说月报》第十四届百花文学奖、第二届和第四届中山杯华侨文学大奖、《人民文学》中篇小说奖等奖项。

]

目录

*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封面

外苏河之战

书名:外苏河之战

作者:陈河

页数:262

定价:¥43.0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8-08-01

ISBN:9787020143030

PDF电子书大小:144MB

百度云下载:http://www.chendianrong.com/70201430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