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大墓

节选

[

日韩头条新闻:曹操墓找到了!(1) 曹魏篇

虽然在曹操墓中发现250多件文物,但能明确说明墓主身份的物件,实际上一件也没有。考古认定西高穴大墓是曹操墓的*关键东西,是出土了带有“魏武王”铭字的石牌,其实这也是“间接证据”。如果说这是曹操生前的随葬品“清单”,下葬时为什么还要写上“魏王武常所用××”字样?自己用过的东西下葬时标注上文字说明,这在考古中似乎也是**次发现,曹操又是在玩什么把戏?

日韩头条新闻:曹操墓找到了!

北方的冬天本来就冷,2009年的冬天特别冷。漫天大雪使北京罕见地一连多天不能正常起降航班。据说这样的冷,是几十年一遇。就在这当口,曹操先生为这个冬天“点了一把火”,外面的世界一下子热闹了起来。

2009年12月27日,河南文物局在北京召开新闻发布会,高调宣布一项重大的考古发现–曹操墓找到了。

自古,曹操墓就有“七十二疑冢”之说,他的墓在哪儿,一直是中国民间*大的历史悬疑之一。这条消息一经发布,立即轰动?整个华人世界,甚至在韩国、日本这些东邻友邦国度里,都成了报章上的头条新闻!

◇ “西高穴墓葬”是这样变成曹操墓的

曹操墓真的发现了吗?这是圈内圈外好多人都提出过的问题。我因私务与香港着名小说家、“四大才子”之一的倪匡说起此事时,老先生的**句话是:“嘿嘿,假的吧?”

假的吗?不会吧。河南省省会在郑州,该省文物局却专门到北京,召开了一次新闻发布会,宣布了这一重大考古发现–

2009年12月27日,星期日。上午10∶00。北京亚洲大酒店二楼。

日韩头条新闻:曹操墓找到了!(2) 发布会参加人员有:国家文物局文物保护与考古司司长关强,河南省文物局局长陈爱兰,副局长孙英民,安阳市市长张笑东,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社科院考古研究所学术委员会主任刘庆柱,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原所长郝本性,历史学家梁满仓,人骨鉴定学者王明辉,等等。

除了多名专家外,安阳市文化、文物、旅游等相关部门负责人,也参加了新闻发布会。

新闻发言人由河南省文物局副局长孙英民担任。

应邀参加发布会的媒体有:中央电视台、新华社、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等中央级、在京及河南有关重要媒体。

国家文物局文物保护与考古司司长关强先生,是参加人员中级别*高的文物官员。在接下来的曹操墓真伪争辩中,关强的出席成为“挺曹派”专家的挡箭牌,被视为官方认可曹操墓这一“重大发现”的标志,是一种官方姿态。

媒体是很敏感的。在主办方宣布发现曹操墓后,在发布会现场就有记者问关强,国家文物局对曹操墓的发现是什么态度。据媒体同行称,关说的话不多,但关的话确实很“官方”,也很到位。大概意思是,考古发现是门科学,科学要由专家来定。当时在现场的刘庆柱先生接受媒体访问时,还将此事介绍给了媒体。

曹操墓发现的新闻发布会,为何要选在公务员休息日这一天举行,且放在北京?一说是河南省要求的,河南则说是国家文物局要求。后来,有考古圈人士告诉笔者,本来发布会是定在12月25日举行的,后来因为西高穴墓葬中又有新发现,才推迟了日期。到年底了,工作日程已排满,否则就要拖到2010年。

日韩头条新闻:曹操墓找到了!(3) 其实,在2009年行将过去之际召开发布会,并不这么简单,里面很有意思的。有考古圈的人士称,原因不会是一条,可能因为觉得曹操墓发现太重大了,所以急于报告给公众,再就是有可能是冲着“年度考古新发现”去的。后来的事实,似乎证明了圈内人士的揣测。

2010年1月13日,河南安阳西高穴村“曹魏高陵”项目,入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的“2009年中国考古六大考古新发现”。

2010年3月,这一发现再次入选中国考古界*高级别评选–“2010年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的候选大名单,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将成为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之一。

一石激起千层浪。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利用其空中优势,在**时间将曹操墓发现的消息播报了出去。影响*大的,则是当天中央电视台的《新闻30分》。

《新闻30分》播出后,曹操墓在河南安阳发现一事,旋即成为热点新闻。当时正处北京几十年来*寒冷的日子,曹操墓的发现给火锅旁的食客们,增加了一道新的麻辣菜。

其实,曹操墓的发现,在考古圈小范围的人群中,并不是新闻。早在2006年即传,河南可能发现了曹操墓。在新闻发布会召开前后到目前,新发现的曹操墓至少有六种叫法:

1、西高穴墓葬

2、西高穴东汉大墓

3、汉魏大墓

4、曹魏大墓

5、曹魏高陵

6、曹操高陵

**种叫法是因为墓址,这也是考古学常规命名方法,如“北京周口店遗址”、“四川三星堆遗址”、“偃师二里头遗址”,都是用发现地点来命名。曹操墓位于河南省安阳市西北部,距安阳市约15公里的安阳县安丰乡西高穴村。考古人士称,此处西依太行,北临漳河,南倚南岭,地势高亢。

顺便提一下,“西高穴”一名,在明朝之前并没有记载,此地名*早出现于明人崔铣着的《邺乘》(又称《彰德府志》,另有清人卢崧撰《彰德府志》)。清朝、民国时此地叫做高榭,后称呼易为“高穴”。现分为东西二村,遂出现了西高穴、东高穴的叫法,这在安阳的地图上可以清楚地看到。

日韩头条新闻:曹操墓找到了!(4)   西高穴村叫法不过几十年,有学者把“高穴”与“高陵”、“墓穴”联系起来,推测其地名始于曹魏时期,以证明这里就是曹操墓,这应该?一点道理没有的。

西高穴村与千年古镇渔洋为邻,向东7.15公里为西门豹祠,14.32公里为故邺城。隔漳河与东魏静帝的天子冢、讲武城相望,附近有北齐宰相、后主高纬宠臣和士开的墓葬以及固岸北朝墓地(传说中的“七十二疑冢”所在地)。

第三种称?,则是因为墓的年代。如马王堆墓葬又叫“马王堆汉墓”,因为是西汉时期的墓葬;出土越王剑的湖北江陵古墓,又叫“江陵楚墓”。

“西高穴墓葬”为什么又叫“东汉大墓”?根据墓葬形制、结构及随葬品时代特征,专?们认为这座大墓年代为东汉晚期墓葬,于是给出了这一名称。但东汉晚期与曹魏时期靠在一起,这座墓也可能是曹魏时期的,于是又出现了一个概念宽泛的叫法--“汉魏大墓”。

比如,曾参与西高穴墓葬专家论证会的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汉唐考古研究室主任、邺城考古队领队朱岩石?生,在论证会上便表明了这样的观点,认为在还不能确定是否就是曹操墓的情况下,先称之为西高穴村汉魏大墓为宜。

但有的专家肯定地认为,西高穴墓葬是曹魏时期墓葬,但又不能肯定是曹操的墓葬,于是出现了一个比“汉魏大墓”更有指向性的叫法--“曹魏大墓”。

新闻发布会后,西高穴墓葬又多出了两种称呼:“曹魏高陵”和“曹操高陵”。这种命名方法是根据墓主来定的。曹操的墓葬在《三国志》上被称为高陵,“葬高陵”,因为此陵又在邺城的西面,时人习惯称“西陵”。

在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评选“2009年中国考古六大新发现”时,专家便根据这一史实,给西高穴墓葬取了一个考古学名--“曹魏高陵”。“曹魏高陵”,这大概是曹操墓的正式名称了。

“曹魏高陵”从字面上看,一般读者或许觉得还没有确定西高穴墓葬是曹操墓。这实际是一种取名技巧。出于理解上的方便,现在干脆就叫--“曹操高陵”。

“西高穴墓葬”“西高穴东汉大墓”“汉魏大墓”“曹魏大墓”“曹魏高陵”“曹操高陵”。

从称呼变化上,可以清?地看出西高穴墓葬被考古认定为曹操墓的全过程。这是一个渐变的过程,换句话说,西高穴墓葬就是这样变成曹操墓的。

……

]

相关资料

[

序:曹操墓到底是不是“被发现”

2009年,大家感觉最没有被代表的一次调查,就是选出“被”作为年度汉字。

听证会“被代表”,工资收入“被增长”,工作状态“被就业”,生活状况“被幸福”,心理状态“被开心”,还有“被自杀”,“被认罪”,“被捐款”,“被明白”缮此种语法看似滑稽,却也恰恰讽刺了“被时代”的荒谬、荒唐、荒诞、荒芜和无知无能、无情无义、无道无德、无耻无赖,即四荒八无。反正我们不能主宰自己的命运,一切都处在“被”的状态。

现在,曹操墓又“被发现”了。

“被发现”的曹操墓注定要引起争议,真伪讨论不可避免,我也“被圈入”了这场讨论之中。与方六先生的相遇相识,就是因为曹操墓的“被发现”,在年前香港凤凰卫视《一虎一席谈》“辩论曹操墓真伪”节目录制现场,我与方六先生、中国政法大学教授黄震云先生,都是作为“反方”被请来的嘉宾,因此结缘。做完节目后,我们就分开了。年后接到方六先生从南京打来的要我为他新书《三国大墓》作序的电话,十分惊喜。惊在方六先生成书之快,求真之执着;喜在“反方”可以系统地把意见和观点充分表达出来,以正视听。

我与方六先生的观点是一致的。在凤凰卫视的节目中,方六先生说:“希望曹操墓是真的,但是你要人家相信最好铁证如山,至少也要做到证据确凿。”我也是这个观点,我支持方六先生。西高穴墓葬的主人究竟是不是曹操,并不是研讨会上讨论出来的,也不是考古圈内的权威说是就是的,所谓的考古学认定凭的是干货,不能有一点水分。

在既不能证实,也不能证伪的情况下,西高穴墓葬主人的身份只能存疑。急急忙忙下结论,如同急急忙忙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曹操墓发现一样,都是有悖于考古本质和学术精神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但实践是需要时间的,“真的迟早都是真的”。考古是查验历史,校对真相,更须谨慎和细心!不只在曹操墓上要这样,以后在孙权墓、刘备墓等所有墓葬的考古认定上,都应该持这样的态度。

个人认为,曹操墓急急忙忙“被发现”,掺杂了许多地方利益、圈子利益、学术利益。发展地方经济不能靠“皇帝”,考古水平和学术地位的高低也不是看是否挖到了“名人墓”,是否评上了“新发现”。曹操死了近一千八百年,想利用他和他的墓拉动地方经济,增加学术影响,本身就是很龌龊的事,靠挖死人的墓、古人的墓、前辈的墓来发展,既不是科学的发展观,更不是高尚的伦理观。

在政务诚信、商务诚信、社会诚信都出了大问题的今天,公众普遍质疑安阳曹操墓的真伪,也说明学术界公信力在下降。当学术和学人自身丧失独立性,为地位诱惑,被金钱收买,沦为权力的奴仆、地方需要的工具,那是一件很可悲,也很可怕的事情。现在包括考古界在内,存在这样一种学术现象:“抬头向前看,低头向钱看,只有向钱看,才能向前看”,“谁请专家,专家就替谁说话”,“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专业权威和社会问责应该统一,构建一个民主法治公平正义的和谐社会最基本最重要的是每一个自由和负责任的公民必须具有良知和常识。

佛教名山九华山上有一副对联,叫“非名山不留仙住,是真佛只说家常”。方六先生这本书写得很有意思,把严肃的学术争论当新闻故事来讲述,字里行间露出的都是非学术腔调的家常话,这才是真正地给读者写书的态度,一流的专家学者就是要让老百姓、非专业人员都能听懂自己说的话,看上自己写的书。

相信读者在觉得方六先生这本书可读耐读,有趣有货的同时,也会用良知作出自己的思考和判断,西高穴墓葬的“考古学认定”是否存在问题,曹操墓到底是不是“被发现”!

周孝正

2010年3月20日

(作者系着名社会学家,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教授,中国人民大学法律社会学研究所所长,中央电视台特约评论员。)

]

本书特色

[

2009年“曹操墓”惊现河南安阳。

曹操高陵、刘备惠陵、孙权蒋陵,疑云重重,昔日英雄今何在?

从幕前到墓后,从质疑到悬疑,现实的表象≠历史的真相,公开质疑“曹操墓”**人倪方六,为您解开埋藏千年的三国大墓之谜!

  72疑冢,9大理由,3省之争,1具碎骨,“曹操墓”真耶假耶?

  盗墓史研究专家倪方六公开质疑,认定“曹操墓”是“被出土”!

  并联合考古专家,解开埋藏千年的三国大墓之谜!

  ◆规模超级庞大的“曹操墓”,出土的陶器为何皆是做工粗糙的素面陶?

  ◆与王后卞氏合葬的曹操,墓中怎么会惊现两具女骨?

  ◆DNA鉴定是否能凭墓中碎骨验明曹操真身?

  ◆冉闵、姚襄、夏侯惇、于禁……众多候选人,谁才是如假包换的“曹操墓”墓主?

  ◆刘备生前,难道没为自己修陵?诸葛亮的“空棺计”,将刘备尸身送往了何方?

  ◆梅花山、大金门,东吴大帝孙权为何“分身”两地?

]

前言

[

前言:我为什么做了操蛋派

前言,就是写在前面的话。本书有些话确实要写在前面,说在前面,让读者明白是怎么一回事情。

为什么要写作本书?是笔者**件要交代的事情。

首先声明,笔者写作此书并不是为了赶热点,卖书,只是想把公众心中的疑惑及时表达出来。至于真相如何,并不是本书所能完成或给出答案的。

在曹操墓真伪的强大争议浪潮中,笔者被媒体推到了“反方”的浪尖,成为“反曹派”的代表人物之一。在中央电视台、北京卫视等众多媒体的采访中,笔者的身份都是质疑人士。2010年1月6日下午,笔者应邀到凤凰卫视,参与《一虎一席谈》节目的现场录制。到现场一看,笔者与中国政治大学教授黄震云、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周孝正等先生一起,被安排在了“反方方阵”。

所谓的“反方”,说白了就是与“正方”操蛋的,是操蛋派。尽管笔者并不想这样。

为什么硬要让笔者成为反方代表?笔者也想不明白。或许,因为笔者是**个把曹操墓发现这一新闻发布到博客上,又连续质疑吧。

在曹操墓发现的次日下午,即2009年12月28日下午,笔者与正方“挺曹派”的代表人物之一、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学术委员会主任刘庆柱先生,接受新浪网在线访谈时,笔者与刘的观点还是相同的,是站在“同一战壕”里的。但之后在细看媒体上公开的考古信息和发掘资料后,特别是刘庆柱先生抛出“六大铁证”后,笔者觉得颇不对劲。更不能容忍的是,许多专家拿着“学术权威”这根大棒,向质疑者挥舞,笔者觉得这样太过分了,有违学术道德,于是在博客中发表了十来篇博文,公开了自己的反对观点。

笔者不能断定新发现的曹操墓就是假的,只是质疑,因为笔者不是考古专业人士,没有野外考古经历,充其量是研究考古史的专家,而不是考古专家。更重要的是,西高穴墓葬的详尽考古资料都还没有完全公布。所以,笔者缺乏来自考古一线的实物资料,反驳和质疑的难度都是很大的,何况否定它。

但是,笔者是公众的一分子,完全有质疑的权利和澄清真相的义务。国家兴亡还匹夫有责呢,考古认定的真伪之辨,也不是一些考古小圈子内的特权。相反,如果连外行人提出的问题,都不敢面对,或是解决不了,要说违心话,更加说明里面真的存在问题。真金不怕火炼,真有铁的证据,还担心考古学认定的结论被推翻?还用三番五次请专家,搞媒体公关吗?

质疑,是一种科学而又有学术良知的品德。没有质疑,就没有考古的进步和历史真相的澄清。再权威的考古专家,也不能保证自己的观点和结论就是百分之百可靠和正确的。就如笔者在本书中的观点一样,也会有问题。

1916年5月,广东台山人黄葵石,在广州市东山龟冈买下一块地建住宅,在挖地基时不经意地发?了一座大型西汉木椁墓。此墓中出土了铜器、陶器和玉器等许多随葬品,木椁板上刻有“甫一”“甫二”“甫五”“甫十”“甫廿”等文字。从出土的陶器铜器上刻有的铭文看,可以断定为西汉初年墓,正是南越国存在的时间。*令史学界激动的是,铭文上有“南越文王胡冢”字样。

此事立即轰动了广州乃至当时的整个中国学术界。许多研究者认为这是第二代南越王赵的墓葬,因为赵叫过“南越文帝”,这一观点的代表人物是着名国学大师王国维。大师能看走眼么?当时并没有多少怀疑王国维的观点。到了20世纪80年代,问题出来了?真正的第二代南越王墓被发现了。

当时,广东省政府办公厅准备在广州老城区北面解放北路越秀公园西侧的象岗上,盖几幢宿舍大楼,在挖掘大楼基础墙坑时,一位民工使用铁锄时碰上了硬物,震得虎口发麻,低头一看竟然是一大块石头。再向下挖,就挖出了古墓。

1983年8月25日,经国家文物局批准,由广州市文管会、广东省博物馆、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等三方组成的考古队,对赵墓进行全面发掘,此墓二千年来竟然保存完好,未遭盗墓贼光顾过,出土了大量的珍贵文物。

其中有一枚“文帝行玺”,金质的,*引人注目。“文帝行玺”的出土,不只直接证明了墓葬的主人身份,还透露出了一个重大历史秘密:作为蕃国的南越国,当时竟然另立中央,背着西汉中央政权私刻帝印。

考古允许大胆推测,但要细心求证。下结论时,应加倍谨慎。十条证据中,哪怕九条都是可靠的,只有一条是存疑的,都不能把话说满。这是一位考古前辈在接受笔者采访时说的话。西高穴墓葬考古做到这一点了吗?没有过得硬、无疑问的东西出土,哪怕历史上真是某人的墓,也不能作出考古学认定吧。

1951年,时平原省清理发掘山东东阿曹植墓。考古消息公布后,此墓到底是不是曹植墓,真正墓主是谁,因为当时没有能证明墓主身份的东西出土,争议了20多年,河南、安徽的专家都曾撰文提出异议。一直到1977年,“陈王陵”的墓砖铭发现了,才没有疑问。

新发现的曹操墓,同样面临曹植墓当年的尴尬。在没有比“魏武王常所用虎大戟”、“魏武王常所用虎大刀”石牌更有说服力的东西发现之前,曹操墓的争议,恐怕还会持续下去。

本书主要分为三大块:曹魏篇、蜀汉篇、孙吴篇,其中,曹魏篇是本书重点书写内容。书中观点并不全是笔者本人所有,而是吸收了“挺曹派”、“反曹派”双方人士的看法,特别借鉴了他们的思维方式。

本书中西高穴墓葬的发掘资料,孙权墓、刘备墓的资料,由于笔者不可能在短时间内一一去实地采访,多系电话采访得来,并充分利用了清华大学“知网”上的学术资料,还采用部分主流媒体的报道信息。另外,曾去实地采访、考察过的同行、朋友也提供了一些资料。在此,笔者对大陆学术界、新闻界的同行们、朋友们深表感谢!

*后说句并非套话的套话,这本书不是专业书,只是本通俗读物,笔者水平有限,成书时间又仓促,书中的错误和缺点一定会有,敬请读者和专家批评指正,便于再版时改正。

倪方六

2010年3月9日晚于古城南京郁金里

]

内容简介

[

2009年年末“曹操高陵”横空出世。此消息一出,各界震惊!

  中国盗墓史研究学者倪方六首开先河,公开质疑其真假,引起轩然大波。《三国大墓》分为曹魏篇、蜀汉篇、孙吴篇和外篇四个部分,深入探讨,详细分析,用*专业的研究和*直观的表述,层层剖析三国大墓真假之谜,并坚持“曹操墓”是“被出土”!

]

作者简介

[

倪方六,中国盗墓史研究学者,新浪名博“梧桐树下戏凤凰”博主,江苏省大众文学研究会副秘书长、江苏省考古学会会员。长期关注中国大陆考古发现和文物保护,著有《盗墓史记》《帝王秘事》《中国人盗墓史》《风水三千年》等。

]

目录

序:曹操墓到底是不是“被发现”
前言:我为什么做了操蛋派
曹魏篇
 日韩头条新闻:曹操墓找到了!
 曹操墓“惊世现身”背后的故事
 曹操墓难解之谜:历史的谎言再次上演  
 PK曹操墓:“九大理由”
“海选”西高穴墓主
曹操墓三省之争
曹操家族中的男人们
曹操家族中的女人们
蜀汉篇
二陵一坟今安在
惠陵的前世今生
刘备也有三疑冢
传奇诸葛亮的传奇身后事
孙吴篇
九大皇家陵墓暗藏多少玄机
孙权墓五大未解之谜
外篇
三国疑冢成因
附录一:三国名人葬地
附录二:主要参考书和引用文献
后记:学术观点可以不同

封面

三国大墓

书名:三国大墓

作者:倪方六

页数:246

定价:¥28.0

出版社:江苏人民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0-06-01

ISBN:9787214061829

PDF电子书大小:147MB 高清扫描完整版

百度云下载:http://www.chendianrong.com/721406182.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